时代变了?加密货币技术、人民币和欧元

发布时间: 2021-05-15 文章来源:互联网 浏览量

摘要
多年来,美元被投资者视为“洗衣篮中最干净的脏衬衫”而受益匪浅,长期保持在全球储备货币中的主导地位。

时代变了?加密货币技术、人民币和欧元(图1)

时代变了?加密货币技术、人民币和欧元(图2)

  多年来,美元被投资者视为“洗衣篮中最干净的脏衬衫”而受益匪浅,长期保持在全球储备货币中的主导地位。

  但随着美国不断以不必要的流动性灌冲经济和金融市场,上述论点已经遭遇动摇。

  各国央行在国际交易中使用的其他货币对美元形成竞争,美元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正在下降。

  根据IMF“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COFER)的最新调查,2020年第四季度,各国央行持有的美元储备的比例下降至59%,这是25年来的最低水平。欧元所占比例在20%上下波动,而其他货币所占比例在第四季度升至9%。

  2020年美元总体上处于走弱态势。今年前三个月,美元指数累计上涨了3.7%,似乎开局不算差,但自今年3月底以来,美元的跌势一路延伸至当前的两个月新低,90关口的支撑摇摇欲坠。不过由于5月12日公布的美国上月通胀率飙升至4.2%的近13年高位,美元受此影响急升。

  总体而言,全球复苏加上美联储的鸽派立场,抑制投资人对美元的需求。在各国政府和中央银行持有的外汇储备中,美元的存在感正在下降。

  美元储备货币地位遭动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3月31日更新了全球经济体“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数据。

  负责国际收支统计的IMF官员和经济学家在该机构官网上发布评论称,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所占比例降至25年低点。《日本经济新闻》也报道称,这已是世界外汇储备中的美元资产的占比连续第五年下降。

时代变了?加密货币技术、人民币和欧元(图3)

  上述数据很快引发了广泛关注,外界纷纷将此解读为美元全球储备货币地位遭动摇的一项有力印证。

  据IMF官员SerkanArslanalp和经济学家ChimaSimpson-Bell分析,从长期的视角来看,自欧洲统一货币于1999年诞生以来,美元资产在各经济体央行储备中所占比例由71%下降到最近的59%,降幅近12个百分点。据悉,2001年美元份额甚至高达73%。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元近20年来在20%的位置上下波动,而包括人民币、澳大利亚元在内的其他货币(不包括英镑和日元)上升至9%的比例。

  另外,黄金在外汇储备中的角色也被重新重视。据世界黄金协会(WGC)统计,各国央行在过去10年里维持黄金的净买入。同时,实物黄金也加速逃离美国流入其他各国。

  从中短期的视角来看,欧元、人民币的储备货币价值凸显。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有观点认为,欧盟为应对疫情推出复兴基金并发行了共同债券,欧元作为储备货币的价值随之提高。IMF数据显示,欧元在2020年第四季度占据全球储备货币的21.2%,这已恢复至6年前的水平。人民币则作为全球第五大储备主权货币拥有超2670亿美元的规模和近2.3%的比例。

  除了从整体来看,美元的占比下降十分显著,如果进一步观察IMF统计囊括的149个经济体的数据,也会发现新兴市场经济体在这场“逃离美元”的全球潮流中走得更快。

  首先是全球多国抛售美元资产。中国在过去几年中减持美国国债至7年前的八成左右,俄罗斯央行的美元外汇储备也在3年多的时间里由俄罗斯总储备的五成锐减至两成。土耳其和巴西也于近年减持了美国国债。

  其次是其他强势稳定的主权货币资产越来越受到全球青睐。《日本经济新闻》称,中国投资者在2020年购入的日元中长期债达2.2万亿,中国有可能将外汇储备中的一部分美元资产替换为日元。而受美国经济制裁的俄罗斯在3年间迅速增加外汇储备中的人民币资产,人民币的占比已由2017年6月的0.1%增至2020年9月的12.3%。

  系内外叠加因素所致

  长期以来,美国作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拥有良好的主权信用。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里,现有的国际货币秩序下,美元的霸权地位和储备货币的主导地位从未被真正撼动。但随着IMF统计数据的全球传播与发酵,许多分析人士也开始探讨美元资产吸引力迅速下降的原因。

  美国多年来的单边主义行为扰乱全球贸易格局、疫情严重冲击美国经济社会、美国财政货币宽松政策“双管齐下”被认为是美元资产全球货币储备地位受挫的内部关键原因。

  ATFX亚太区首席分析师林铭添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2001年底,美元资产占全球储备的70%以上,但此后一直呈下降趋势。这与特朗普时期不断制造各种贸易混乱,试图扰乱全球贸易格局不无关系,导致资金进一步逃离美国。

  “这种背景下,世纪疫情更是让美国经济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美国政府起初对抗疫情的缓慢,让美国在当时成为全球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经济严重衰退程度更是可以追溯至上世纪战后,直接削弱外界对美国经济和美元的信心,加剧资金的外流。同时,美国政府祭出史无前例大规模经济刺激,向濒临衰退的经济提供资金,美联储更是坚定果断推出无限期QE,双管齐下美元超发,削弱了美元价值。”林铭添表示。

  而最为直接的外部因素则是美元原本作为避险货币,在疫情下的避险光芒被掩盖。黄金、数字货币和包括人民币在内的其他替代主权货币资产也受到各国当局的更多关注。

  “全球各国当局开始更多地关注以替代货币以及黄金等非货币选项计价的资产。以黄金为例,过去10年,各国央行一直是黄金的净买家,近几年数字资产的介入,更是让美元的长期价值进一步受到质疑。”林铭添表示。

  除了上述内外因素,统计数据的计价单位和国际汇率也可能是短期内美元份额降低的原因。据路透社报道,一些分析师表示,美元份额降低的部分原因是估值调整。他们解释称,由于全球储备货币使用美元单位进行报告,因此在不考虑货币估值的情况下谈论持有的储备货币是没有意义的。

  据了解,在2020年第四季度中,美元外的其他主要货币纷纷升值,其中英镑升值5.8%,欧元升值4.2,日元升值2.2%,人民币升值了4%。

  这种观点也得到了IMF专家的印证。负责IMF统计数据的专家称,汇率的波动可能对央行储备资产的货币构成造成显著影响,在美元对其他货币走弱期间,美元在全球储备中所占比例通常下降。

  美元将随着全球经济复苏而持续走贬。今年前三个月,美元指数累计上涨了3.7%,似乎开局不算差,但自今年3月底以来,美元的跌势一路延伸至当前的两个月新低,90关口的支撑摇摇欲坠。

  林铭添预测称,进入下半年之前,更低的89关口可能被打开,在跌破该位前可能偏向区间震荡。走势表明,美国经济恢复领先之势对美元的提振提前反映后,其他经济体复苏势头的追赶令市场重新审视美元的后劲,除非美联储能在其他主要经济体之前释放收紧信号,否则美元即便寻求反弹也欠缺力度。

  全球储备货币格局或改写

  在美元地位走弱的背景下,展望未来世界储备货币格局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在金融科技迅猛发展的新时代,许多金融业者和分析人士都对加密货币技术在全球储备货币变革中的角色抱以热切的期待。

  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报道,美国投资大亨Stanley Druckenmiller警告称,美联储的宽松和国会“支出狂潮”将威胁到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并使美国冒着资产泡沫破裂的风险。这位大亨还补充说,不要指望黄金在世界舞台上重新占据一席之地,加密货币衍生分类账系统可能取代美元成为下一个全球储备货币。同时,他还对那些轻视人民币和欧元的观点进行驳斥。

  林铭添也对《国际金融报》表示,不仅全球多国央行在试水数字货币推进方案,在传统货币贬值压力下,今年以来,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货币以迅猛之势占据金融市场的头条。美国政府也毫不讳言将进一步加强对加密数字货币的监管,根本原因在于任何外国数字货币或加密资产都可能撼动美元在全球金融体系的中心地位。

  相反的是,一些对美元的主导储备货币地位保有信心的观点认为,美元不可能失去其长期以来的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的头衔。

  对于上述两类截然不同的观点,IMF的一篇博文委婉地指出,尽管过去60年,中国际货币体系的重大结构性转变没有影响美元在国际储备货币中的主导地位,但是现在的数据愈发表明,从长远来看,关于美元地位的任何变化都是可能的。

  人民币继续呈现走强前景

  更多的目光,正在关注人民币的更多优势。

  “近些年,外界对于美元绝对优势地位的质疑一直络绎不绝,因为美国自身的国力已经大不如前,而且中国力量的崛起让这样的趋势有增无减。显然作为最大经济体的货币,美元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核心地位根基长期依然稳固。但是中国与美国的经济实力在不断拉近,甚至在未来有机会取代美元的经济地位,这样的前景赋予了人民币更多优势,挑战美元的势头不可阻挡。”林铭添表示。

  在美国去年推出组合拳刺激经济的作用下,据路透社数据,美元在当时下跌了10%,但相比之下,中国审慎的政策却带动人民币在10个月内上涨了7%,凸显了人民币在危机期间的安全性。

  与此同时,人民币国际化正在有序加快推进,人民币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不断上升,已有超过60个国家将人民币纳入到储备货币之中。最新数据显示,人民币在全球已配置外汇储备已经超过2%,这一比例继续上升将是必然。

  “中国央行正在把握数字货币的先发优势,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数字主权人民币的推出,将增加全球人民币的交易量和使用度,无疑影响全球金融体系的方方面面,而且会越来越广泛,甚至改变全球货币格局。以上论点都指向了人民币继续走强的前景,也离不开内外因素的共同发挥,一方面是中国硬实力和人民币地位处于上升是最根本的动力,而且中国也将继续秉承开放合作的姿态与其他国家继续促进全球经济向前,有利于人民币扩大流通和储备地位。另一方面是美国经济在现阶段的复苏可持续性,对外经济贸易政策及合作关系如何调整,能否保持自身作为全球最大经济体的优势等,仍具备诸多挑战,美元走势间接影响着人民币,不排除被动升值的情况不时出现,但基于中国国内政策的稳定性和调控发挥作用,整体人民币会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双向波动。”林铭添表示。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报)

(责任编辑:DF372)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御对财经无关。御对财经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

分享: